谎称女儿男友得了白血病 母女俩行骗180余万(图)

更新时间:2021-06-17 06:26:18 作者:罗仡科 阅读:75321

昨天,朝阳法院开庭审理了一对母女被告人。因编造女儿男友得白血病等借口,向身边的邻居、好友行骗180余万元,53岁的母亲刘雅民和22岁的女儿翟然慧被控犯有诈骗罪公开受审。

被骗走了养老钱的多名受害人在庭上纷纷质问母女俩:“钱去哪了?”母亲沉默不语,女儿则说是为母亲偿还赌债了。但这个说法受害人都不信,认为刘雅民根本不会赌博,她是在替女儿顶罪。庭审结束,母女俩被带出法庭的一刻,一名受害人指着二人高喊:“你们抵赖不了,你们必须要还我们钱!”

母女俩诈骗同受审

庭上旁听变“声讨”

昨天上午10时,刘雅民母女一前一后被押进法庭。两人并排站着,没有眼神交流。

检察院起诉书指控,2008年10月至2010年6月间,刘雅民和翟然慧母女编造翟然慧的男友生病急需用钱、男友父亲的资产被冻结需要花钱办理等理由“借款”,骗取12名被害人共计人民币180余万元,其中最多的被骗了60多万。对此,刘雅民母女表示认罪。

刘雅民说,她在“借款”过程中打过借条,也试图偿还,她和丈夫的工资卡以及身份证、户口本都押在这些借款人的手里。

记者了解到,这些受害人不是刘雅民的朋友就是刘雅民的邻居。关于借钱的事她们中有的直到现在还瞒着家人,有的为这事家里已经闹得天翻地覆,还有的甚至离了婚。

昨天开庭,7名受害者结伴来到法庭旁听庭审,其中大部分是上了岁数的老年人。看到记者的镜头,她们立刻摆摆手。“千万别拍我们……”其间,法官给了这些受害者向刘雅民母女提问的机会。因情绪激动,提问都变成了“声讨”。

“你说翟然慧的男友得了白血病要换骨髓,我们才把钱借给你。这些钱你都弄到哪儿去了?”“你说都花了,这根本不可能!”

一位受害人在庭上哭诉说,刘雅民从2007年就开始跟她借钱,还说是翟然慧男友的母亲得了白血病。“我大女儿就是得白血病去世的,我心软所以才把钱借给你。可是你能理解我现在的心情吗?”

刘雅民听着指责,表情木然,一句话也没说。

借钱时哭天抹泪

法庭上无动于衷

受害人说,刘雅民母女在向她们伸手“借钱”时,总是打着女儿男友金昭(音)的名义。除了白血病外,刘雅民还跟她们说,金昭父亲是归国华侨,因钱被扣押正在法院打官司,只要凑钱把事了了,钱就能还上,还许下了高额利息。

然而昨天在法庭上,当亲耳听见刘雅民母女说根本没有金昭这个人时,受害人都急了。因为这些钱都是她们的棺材本和养老金。

谈到当初为什么会借钱给刘雅民母女时,受害人都说,这对母女又是磕头又是下跪,哭得撕心裂肺,就连铁打的心都软了。

受害人张阿姨与刘雅民是多年朋友。张阿姨说,刘雅民母女多次到她家借钱,每次都哭得死去活来。“朋友去我家串门看到那个场面都受不了了。你想想连素不相识的人都借钱给她,我能不管吗?”

基于多年的信任,张阿姨不仅把攒了一辈子的积蓄都借给了刘雅民母女,还把婆婆、女儿的钱也搭上了。由于不少受害人是通过张阿姨认识刘雅民的,她心里更加内疚。

听着众人的声讨和张阿姨痛哭流涕地诉说,与借钱时的哭天抹泪相比,此时法庭上的刘雅民母女既没有流泪也没有歉意,而是一脸无动于衷。

钱的去向至今成谜

人们纷纷指责女儿

昨天,受害人纷纷向法庭表示,她们最关心的是钱的去向,并希望讨回骗款。

然而无论受害人、法官、辩护人如何询问刘雅民,刘雅民均以沉默作答。

翟然慧告诉法官,母亲一分钱也没给过她。母亲说自己急需用钱,便商量让她以男友的名义去借钱。后来她才知道母亲是因为玩百家乐输了钱,又不想让她父亲知道。

旁听席上的受害人并不相信翟然慧的解释。“你又哭又闹地说‘阿姨你这么多忙都帮了,就差这一回’,你怎么演得这么像啊?你别忘了这些钱都是我们的保命钱。”熟悉刘雅民的人都说,刘雅民根本不好赌,她每天早晚都出来遛狗,哪有时间去赌博?

受害人都认为,骗人的主谋是翟然慧,刘雅民这么做是为了保住女儿。“你妈养你这么大不容易,你不能把你妈往火坑里推!”“你去我们家背着LV的包,用着3万多的电脑,你那些钱都是哪来的?”“小小年纪长点良心。”受害人在旁听席上你一言我一语,纷纷指责翟然慧,认为这里面肯定“有事儿”。

有受害人说,昨天在法庭外曾见到刘的丈夫,但进法庭旁听的却没有他。还有一位受害人说,案发后她和刘的丈夫接触过,她丈夫曾保证卖房也得把钱还上,但现在却没了下文。至今母女俩也不说钱去哪了,侦查机关无法追回。对于有人说翟然慧名下有房,但法庭表示母女俩的财产状况要进一步核实。

记者了解到,对于钱的去向,刘雅民在公安机关的几次口供出入很大。

刚刚被抓时,刘雅民交代说自己赌博、买彩票欠钱不少,借钱是为了偿还赌债;此后的一次口供刘雅民又改了口风,说自己既不好赌也不买彩票;在最后的一次口供中,她还说过钱都给了女儿。但自始至终刘雅民也没说明钱的去向,侦查机关对此也不掌握。

据悉,除了这些受害人外,刘雅民母女还向亲戚筹借了数目不小的款项。“她们不愿说出钱的去向,有可能是被人骗了或者是受到了胁迫。”翟然慧的辩护人这样认为。

女儿打扮惹火

母女关系很好

钱的去向不会影响到量刑结果。公诉人表示,刘雅民、翟然慧母女的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,且属数额特别巨大,根据刑法规定,建议法庭在有期徒刑12年至14年间进行量刑。昨天此案没有当庭宣判。

庭后,受害人纷纷向记者表示,她们认识的刘雅民就是个普通的退休工人,平时衣着朴素,话不多,也不好穿,连买菜都买街边的撮堆儿菜,根本不是会赌博的人。相反她的女儿翟然慧身上不仅有文身,平时打扮也十分“惹火”。

邻居王女士告诉记者,刘雅民对外说女儿翟然慧在上大学,但后来她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。她常见到翟然慧白天在家睡觉,一到夜里就出门,凌晨三四点钟才回家。“我分析钱肯定是给女儿了,她自己不会花的。”

张阿姨则说,翟然慧给她的印象是小姑娘嘴很甜,很聪明。刘雅民和翟然慧母女关系很好,刘雅民也很疼女儿。张阿姨还提到,刘雅民在跟她借钱前曾说起过,女儿埋怨自己没本事,连钱都借不到。“是不是她女儿在外面惹了什么事,还是被人骗了?”受害人纷纷揣测。

(文中受害人均为化名)

本报记者 张蕾

扩展阅读

欢迎留言: